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穹苍幻化录 第十七节 霞峰谷双女对决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06:39

穹苍幻化录 第十七节 霞峰谷双女对决

司马夏阳所惊之事则是那司马夏青,列为看官看了,这二人的姓名如此相近也猜的十有八九了。

正如你所言,这二人是姐弟,司马夏阳正是河间王司马颙的儿子,不过也只是个养子罢了,而司马夏青倒是亲生的长女,两人从小玩到大,只是十岁那年,司马夏阳随着师傅一同去了四季山学艺,故此许久不得相见,如今过了八年有余,姐弟重逢,夏阳但觉得眼熟有些相似,却不敢辨认,毕竟过了这么多年。夏青出落得亭亭玉立,夏阳也是白面书生,如何能辨别。

陈仪见司马夏青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所到之处尸横殍地,无一生还,他谨记王爷临行前对其的叮嘱,故此手中武动着金雀开山钺也是横勇无敌,紧随郡主身后,尽量保护郡主。

这边西门冬雪见我方要败下阵来,也不请示司马夏阳,寒冰霜霞剑,一道白光,飞射而出,单间白光一闪,所过之处,竟然飘起寒雾来,司马夏青看的清楚,见寒雾直扑自己,急忙收住身法,也化作一道白色光芒,硬生生接下西门冬雪的一次攻击,强大的气流冲破血腥的空气,镇得霞峰谷上的石头稀里哗啦落了一地,两道光芒似有不甘心,折了一个弯再次相撞,泛起涟漪的空气有一次强烈气流,那情景好似宇宙突然炸开一般。

两侧军兵不堪气流,没受伤的,被震飞了起来,那受了些小伤的,血液从伤口好似喷泉一般,喷涌而出,而那受了内伤的军兵,则无法承受强大的外力直接爆体而亡。西门,司马二人,第二次撞击后双双化成实体,立于两军阵,两方军兵也停止了打斗。

晋军前,一个女子,头上戴着束发紫金冠,身上披着金色鱼鳞紫金凯,脚下穿着金色弯弯头的战靴,提着柳叶尖翅雁翎刀,生的是桃红生秀林,风雨润枝头。模样好比西施,威风好似罗成。正是司马夏青,此时的她头发已经被震开了,更添了几分妩媚。

叠云峰前亦有一女子,生的玲珑剔透,玉骨冰清,叠叠如清风拂柳,盈盈似朝露彩霞。一身雪白色罗裙,长长头发用白色飘带系着,此时也被震开。脚上穿着雪白的靴子。飘飘如白衣仙子一般。手里提着一柄宝剑,剑身和正常宝剑一样,中间有个血槽,只有在剑根部,有一点雪花,那雪花似乎在飘着,和剑身一样,西门冬雪的身上同样有一层薄薄的霜正往外飘。

此时二人皆是眼睛不离左右死死盯住对方,不可分心半下,周围的空气异常宁静,冰冷,石块还在不停的往下掉落。

那司马夏青突然变换身法,一个活生生的人,陡然间变成一个硕大无比的巨型大兔子。众人皆惊骇,特别是陈仪,几乎蹦起来了,他万万想不到,这是真的,西门冬雪也吓得不清,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,更是提高了警惕,此时面对的不是人,而是妖,说到妖,他们也是会过的,可是今日吉凶就很难料定了。军士皆吓得连连后退,胆小的直接吓尿了裤子。

别看我们平日里见的兔子可爱,乖巧。此时的兔子精可完全不同,眼睛血红,牙齿伸出唇外比象牙也短不了几寸,耳朵好似两条钢鞭一样,身体也开始慢慢变红色,屁股慢慢往上翘,嘴里还发出似虎一样的叫声。

忽然间,但听得一声吼叫,震动山谷,与此同时,兔子精猛蹬地面,身体好像平移一家大山一样,不过要比你想的快得多,西门冬雪见他发起进攻,也不甘示弱,立刻掐诀念咒,突然她的身体竟然在原地消失了,转眼而来的确是,漫天飘落的雪花。

正在一旁观战的司马夏阳一见这阵仗,再也不能坐着了,与上次救褚浩一样,化作一道光芒,在满天的飞雪中穿梭,瞬间,司马夏阳和西门冬雪具显了真身,化作两道光飞回本队,司马夏阳急令鸣金收兵。敌军要追,夏阳令军士用弓箭射住阵脚,而后退了兵,司马夏青怕有埋伏,急速恢复了人形,撤出霞峰谷,整顿人马。清点人数,死伤五千余人。

司马夏青大怒,想治褚浩失察之罪,褚浩百口莫辩,跪在地上苦苦哀求,众将也苦苦哀求,司马夏青方才止住,大了四十板子留在军中待命。且说司马夏阳领兵回山,清点人数,死三百多人,受伤一百多,夏阳紧锁双眉,吩咐诸将加强戒备后,晚饭都没吃便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司马夏阳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,今日在战场上,那人分明就是自己的妹妹司马夏青,记得我刚离家的时候是个一点武功都不懂的丫头,短短两年的光景,她是如何做到的,看她的穿着打扮,模样体态,分明就是。越想越是不对,此时门外有人禀报,先生,少将军来了。司马夏阳急忙起身,亲自开了门,一拱手,主公怎么亲自来了。陆翔一笑而过,迈步进了屋子,晚上我见先生连晚饭都没吃,必定心中有事,故此过来看看。

是啊,属下的确有些事情想跟你说,司马夏阳顺势关好了门,他和陆翔名义上是上下级关系,私下里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弟兄了,故此两人用不着拘礼,司马夏阳直言不讳,陆兄,怕是你也有心事吧。

哦?你凭什么这么说?陆翔呵呵一乐道。

司马:“呵呵呵呵,陆兄,当着明人不说暗话,我问你,你我是在哪里相遇的。”

陆:“万湖县,龚府啊。”

司马:“着啊,你去干什么了。”

陆:“盗血珍珠。”

司马:“呵呵,那不就得了嘛,你去盗血珍珠,我大哥欧阳春雨去干什么了,难道你也不清楚吗?恐怕不是吧。故此这也是你最想知道的,我猜的对不对。”

陆翔听后笑道

穹苍幻化录  第十七节 霞峰谷双女对决

,嗯你说的没错,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何你们知道血珍珠在龚府,又是出于何种目的要取血珍珠。

司马夏阳叹了口气,血珍珠和水晶翼是人间的两大奇宝,他们有什么作用也不用我说,天下皆知,但是却不知道在何人手中,自两年前,江湖就开始盛传,说血珍珠在一个姓陆的年轻人手里,一传十十传百,就这样,才短短几天功夫,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,弄得天下尽知。那么我知道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吗?至于为什么我大师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那是因为,刚要说话,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,听声音,步子很小,很急,也很轻,禀少将军,小姐有事找你。

陆翔正听的性起,却被扰乱,心中不免不悦,但是小姐有事,又不得不相见,故此起身,司马兄,家中琐事,还请不要见笑。

哈哈哈哪里哪里,陆兄少去,我在这恭候就是。陆翔出去,随着丫鬟进了内房,二人未成亲,住在一起诸多不便,云霜就住在隔壁的房间,有什么事情也可方便照顾。

丫鬟并没有领他去云霜的屋子,而是带到陆翔的屋子,翔觉得奇怪,云霜正在桌子前坐着。焦急的等待。一见陆翔,便站了起来,陆公子你看,说着,递给陆翔一个纸条,上边一行小字,“想要血珍珠,只身于家村。”

嗯?陆翔脑中重重画了个问号,那血珍珠不是在欧阳弟兄手里吗?你是从哪里得到的。

方才我在我的屋中,忽然黑影飘过,窗户开了一下,从外边射进一支镖,直钉在柱子上,我被吓坏了,不敢耽搁,于是要云娇叫你,事情就是这样。

那支镖在何处?陆翔焦急的问道。

在这里,云霜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只蝴蝶镖,那镖是蝴蝶的形状,上边没有名字。陆翔思量许久,云霜见他不得解惑,指道:“你在此苦思冥想倒也出不了个接过,不如问过军师,他智谋远虑,或许可以帮你想办法。”

哎呀霜儿说的是,我这就去。云霜看着他远去淡淡的笑了笑,便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且说陆翔,急急忙忙二次来找司马夏阳,可进屋子后,发现,司马夏阳已不知所踪,只有北窗户半开,风一刮偶尔发出吱扭扭的响动,陆翔颜色更变。

陆翔:“来人”

庄副将:“少将军”

陆翔:“是方才我出去那一会,可有人进出过。”

庄副将挠挠头:“没有啊,只不过刚才,军师屋里有很大的响动,我们呼喊,军师说没事,只是东西碰到了地上,我也未加思索。”

陆翔吩咐备马,他也回到自己屋中,顶盔挂甲,手提着虎头湛金枪,腰挎三苗宝刀,飞身上了清风马,吩咐道庄副将,招呼弟兄辛苦些分两批睡觉,加强巡逻,一定保证山寨安全,你稳守大营,我去趟于家村,切记无论发生何事,万不可私自领兵出战。说完双脚一点飞虎凳,清风马像飞了一样直奔于家村。

但不知陆翔是吉是凶,且看下回。。。。

乐山治疗阳痿医院
乐山治疗早泄方法
乐山治疗早泄费用
乐山治疗早泄医院
乐山好的男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